小猫阿草

喜欢的cp很多,本命西索,男神库洛洛,老公大圣~看上去很污,实际上也很污【笑】

叫我阿草就好【难得正经脸】

成长,大概就是,我已经不热衷于看各种耽美的故事了。我也不会觉得那是一个多美好的事情。我也不再高呼同性之间才有真爱。我也不会再去试图接触那个圈子,那些人,那些故事。
但是我依然,会为了美好的故事感动,无关性向。
我会把同性看成很平常的事情,不特意歌颂,也不刻意贬低。
我会知道同性之间不代表就没有渣男渣女的故事,渣,不分性向,也不分性别。
我会和他们交流就像和普通朋友交流一样平淡,不像以前一样另眼相待,兴致勃勃。

以上那些都是废话,我只是在为自己不填坑找理由。

【编一个818】你既然喜欢尸体,那你和我情缘干嘛?

剑网三是一个大型网络交友平台,成功指数仅次于百合网。
无数奔现的前辈们为我们提供了八卦素材。
但是这种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时候,略微有点不爽。
楼主是个毒,目前以摄影为业,双子座。
情缘缘是个咩,法医,高冷,洁癖。
认识了半年以后,喜欢刺激浪漫的我,跑去跟他面基了。
正如所有818的故事一样,我们喜闻乐见的啪了。
他对于这项运动并不是特别热衷,直到有一天,我和他玩了点新花样,他的热情突然就被点燃了。
最开始,只是以为对方有sm倾向并没有太在意。直到有一天,听到情缘自言自语,就算是绑起来,也会挣扎啊,和尸体还是不一样。
隔了几天,那天晚上自己睡的特别死,起来以后身上多了不少青紫的痕迹,下身也有微微的不适,才警觉起来。。我是不是被下药了?
那一天,情缘都看起来,心情很好的样子。
问他为什么这么高兴,被一个吻敷衍了过去。
我心里有点害怕。
后来,情缘就在也不在床上把我绑起来了。
但是偶尔会有几天睡得特别死。
我有点慌了,万一我的想法是真的。。
那怎么办。。
如果有一天他连下药都不满足,直接让我。。
真的奸尸?
我的天,我要快点逃走。。
我试探着跟他说,我要回家了。
他的表情有点阴郁。。
眼神凉凉的。。
看的我说话声音慢慢小了下来
但是,转眼他就笑了起来。。
说,这么快就要回家么?什么时候,我送你去车站。
气氛缓和了很多
好像刚才的一切是我的错觉。。
但是我的内心,告诉我,不是这样的。。
临别前,他说要亲手为我做一顿饭。。
我小心翼翼的不敢乱吃。。
他吃了什么菜,我才敢伸筷子。。
但是,为什么,我还是有点头晕?
他嘴角的笑有点模糊。。
发生了什么?
醒来的时候,我不知道过去了多久。。
脑袋被套了一个布质的头套。。只留鼻子露在外面。。
四肢被死死的绑在凳子上。。
怎么办。。
我在心里默默数着时间。。
大概过去了半个多小时。。
我终于听到了一丝声音。。
是他的脚步声。。
我绝对不会听错的。。
不要装了,你应该是醒了。。
我听见他的声音渗着满满的愉快。。
我冷静的没有回话。。
但是一个耳光,改变了我的想法。。
他是个变态,我还是配合一点吧。。
[是,我醒了,你想怎么样?]
〔我想怎么样?我想让你永远陪着我啊。。〕
我感觉到他的手隔着头套摸着我的脸
〔你知道么?〕我感觉到他用力的捏住了我的下巴〔我最喜欢的就是你的冷静〕
我冷哼一声,没有回答
〔总能让我想死冰凉的福尔马林,迷人的味道缠绕着我〕
[你这个变态]
〔嗯哼,难道你不是么?第一次被我下药,你就有所察觉,但是一直没有跑,还配合着我,难道你不快乐么〕
[我没有!]
〔不要自欺欺人了,让我来给你快乐吧〕
视线渐渐模糊,我可能,回不去了。
——————————————————
end

我还是去shi吧

早上醒来开了个脑洞。。
然后突然想起来乐乎。。
然后上来看了一眼
发现我还有几个坑没填
我又有新的脑洞了

其实对于自己挖了坑就不填,我也很深恶痛绝。。可有的时候脑洞突如其来,开了坑就填不上啊。。对于怎么写he。。真的很苦手。。

生日礼物

生日
对于一个父母双亡的人,其实蛮可有可无的。
毕竟一个没人关心的生日只是很普通很快就会过去的一天。
难道要用生日用来算自己在这个无聊的世界孤单了多久?
哈利对这种无意义的东西总是嗤之以鼻。
奈何,小马尔福先生,这个在父母爱护的蜜糖堆里长大的小蛇对于这方面很坚持。
――――――――――――――――――――――
先码一个。。白天再补。。

【鹤顶红】觉悟(上)(he)ooc

今天,红毛来贺天家早早的做完饭就走了。

就连贺天邀请他留下来打游戏都没能成功。

至于理由嘛,出去喝酒。不过这个理由是在贺天黑脸相逼中才浮出水面的。

最开始红毛是不打算说的。毕竟贺天又不是他的谁,干嘛把行程都交代清楚是不,怎么,他还想查岗不成?

后来,贺天阴沉的脸色,以及意味不明的笑容,实在是让红毛后背的寒毛竖起,大吼到“老子他妈的出去和朋友喝点酒怎么了!又不是卖身给你了!你管我那么多脑子有病啊!”

贺天这才满意,放他离开。

不过红毛不这么想,他觉得一定是他的威风镇住了贺天,一路上沾沾自喜,窃笑不止。原来贺天也这么怂啊。

从红毛出门的那一刻,贺天就觉得自己有点不对劲,红毛说的对啊,自己为什么要管那么多啊。贺天价值千金的大脑就为了这么点小问题高速旋转起来,为什么呢。

后来也想不出什么,贺天放弃去打游戏了。今天打游戏的时候总觉得有点没精神,也不知道为什么玩不进去,玩着玩着就想到窗边去看看风景。
最后,贺天自暴自弃,抱着笔记本坐在窗台上终于觉得心里没那么虚了。

一个小时后,当贺天终于把自己恋恋不舍的目光从并看不清的楼下收回的时候,突然意识到,自己好像哪里不对。

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呢?

从头捋一遍,早上好好的,还有点小兴奋,这个不用想就是因为见一。中午有点不高兴,嗯,中午的伙食不好,胃疼。下午还是有点小兴奋,嗯,应该还是因为见一。晚上放学的时候心情不错,因为知道晚饭会很好。后来心情变得不好,因为某个红毛居然抛弃自己去喝酒!不对,抛弃这个词不对,应该是放弃和自己吃饭以及玩自己特意好心为他找的游戏的殊荣,这是他的损失。

所以自己心情不好以及走神一定是因为被红毛气的!那个小混混太不识抬举了!非要自己收拾一顿才能消停。

所以,贺天决定马上就解决这个烦心事,十五个夺命连环call过去了。。三十条催命消息过去了。。红毛毫无反应。。

【你给老子接电话】
【胆子挺大啊,不接我电话,是不是想松松皮】
【我说你是不是喝多了,酒壮怂人胆】
【嘿,你没出事吧,回消息。】
【喂,红毛,你还活着不?】

一条条短信过去,贺天居然忘了自己的权势可以轻而易举的找到红毛。只有手足无措的发短信寻找着红毛。给各种他认为应该知道红毛在哪的人打电话。

〖你说红毛没和你一起啊,哦,没事,我随便问问。〗
〖啥,你陪女朋友呢!怎么没去一起喝酒!艹!〗
〖你不知道啊,你也没联系啊,打扰了。〗
〖你提前走了,也不知道他们现在在哪啊,那你走之前呢?〗
〖红毛和你在一起呢?哦,他喝多了。我现在过去。〗

贺天急忙把电话挂了,匆匆的套上衣服往外冲的时候,脚步一顿。我有病啊我,我这么关心他干嘛。。一定是因为他做饭难得和自己的口味,要不本少爷才懒得理一个小混混!

――――――――――――――――――――――――

ps,这几天晚上睡不好,尤其昨天,我情缘缘出去喝酒,死活不回我消息,半夜睡不着撸了点文。。今天晚上又睡不着,补充了一点之后,发出来污染一下你们的眼睛。。hhhhh
  这个算是我头一次有意识的想写he吧。。我会努力不黑化的,真的。

  明天还要考试。。准确的说我的五月末和我的六月初都被各种考试和作业填满。。好想去死一死。。
  天气还热。。总觉得自己要融化。。好烦。。

【鹤顶红】回忆(be)

下雪了,雪花落在红毛冰凉的指尖。

回忆停留在那年,说好的白色婚礼只剩下自己了。

那个男人,嗯,他的儿子三岁了吧,真好。

美丽的往事,却让红毛宁可穿着单衣在寒风中瑟瑟发抖,冷到不能呼吸,也不愿穿上毛衣想起那个狠心的男人。

五年前,贺天和他说,他要结婚了。

真是可笑,他还以为贺天能陪他走到地久天长。

他们喝过交杯酒,进过教堂,去过海角天涯,用脚丈量了那么多那么多地方,所有的所有抵不过他要一个有着自己血脉的孩子。

他结婚的时候红毛没去,当然也没收到请帖。

断的可真干净啊。

然后红毛就收拾了行李来到了北方,离他远一点是一点,但是又不想离他太远。真是矛盾的自己。

到了北方,红毛很开心。这里没有人认识他。没有人知道他的曾经的故事。

红毛改掉了很多习惯,有的时候也觉得很不可思议,他不再抽烟,不爱喝酒,也不和别人打架。就像一个好学生一样。

红毛也多了很多习惯,经常发呆,偶尔喜欢自言自语,喜欢在附近大学的图书馆一泡一天。

红毛在公寓里养了两条鱼,一条黑的,一条红的。喂鱼的时候他会笑自己,还是放不下。

红毛还养了点花花草草,修身养性。

贺天以后,红毛再也没跟别人交往过,也没有失恋以后的堕落疯狂。

他就是知道,自己终于不用再害怕失去了。因为自己没有可以失去的了。

――――――――――――――――――――――――――

其实想写的挺多的,但是突然就没兴趣了,好像提不起来精神。
坐在走廊楼梯间,身边的朋友们吵吵闹闹,我却觉得很寂寞。


内什么

之前我的手机摔坏了,然后现在修好了。。
特别不要脸的觉得会有人在等我的更新,上来安慰你们一下。
之前我的文本来是已经全部都完结的,结果发生了点小意外。。
我在往上发文的时候,复制完就顺手把文档删掉了,结果又不小心复制了别的东西,原来的文就都没了。。
然后我又写了两个小时,结果还没保存就自动关机了。。气的我就没再更新。。
后来手机就坏掉了。。彻底不能更新了。。
所以我明天把那篇贺红完结~就这样~

【单箭头】我是一个没有女同学的故事


05

逃避现实和过去

逃避一个最不真实的我

一个人的路上只是在找寻


终于高考了。

当放下笔的时候,赵立辉明白,自己的高中生活结束了。

有一个月,是属于他自己的。

他打算出去玩玩,旅游到一个没有人认识他的地方。


当王正豪和陈远航在高考结束第三天来找赵立辉的时候,才被告知他已经走了。

陈远航看着王正豪隐藏在阴影中的脸,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他也承认,赵立辉这样招呼都不打就走了有点过分,但是,他能理解。

这个没办法说是谁的过错。


赵立辉没有带手机,只是到了一个目的地就用公共电话跟父母报告一下平安而已。

其他人,他暂时都不想联系。

他明白自己在逃避。

但是控制不住的懦弱感蔓延,像藤蔓一样占据了他不大的心房。


小A说,暗恋,没把握就别去捅破,时间久了,就看淡了,就成长了。生命就是一个人不停的遇见别人。

赵立辉选择离开这片熟悉的景色,出去看看。他想去看看布达拉宫的蓝天,呼伦贝尔的草原,海角天涯的波澜。

人总要经历世事百态。一切都会好的。


很快,一个月就过去了。

报名也结束了。

大家各自去了各自想去的学校。


新的学期开始了。

赵立辉和小A已经胜利会师,再加一个计划之外的二狗哥。

三个人在新的地方,开始了新的故事。


偶尔,赵立辉回想起青涩的暗恋,只有笑一笑。

人生没有完美,幸福也没有一百分。知道自己没有能力拥有太多,也没有权力要求太多,是一种成熟。否则,不但苦了自己,还为难了对方。


赵立辉没有寄出的明信片上,只有短短的几句话。

我真希望全世界只有我喜欢你,只有我要你,只有我。

然后你就会委委屈屈的问我,为什么大家都不喜欢你。

到那时,我就可以对你说,没关系,还有我要你,我会永远保护你。

end
————————————————————————————

最后的最后,就这样吧。
我真的不知道赵立辉会有怎样的未来。
也许他真的和小A形婚了,也许出柜了。
谁知道呢。。
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写了。。
就这样吧。。

真的很开心,虽然写的不多,但是我居然从假期坚持到现在,内心也是很满足的,一直没有弃坑,也是进步对不对~
爱你们~

  

【单箭头】我是一个没有女同学的故事


04

道歉不一定代表你错了,

只是你认为这段关系,

比你的尊严更重要。


今天,距离高考还有五十天,

赵立辉和王正豪发生了一场特别严重的冲突。

具体原因,还是因为齐瑞欣。


因为马上就要高考了,

赵立辉真的很焦虑,

一部分原因是未知的未来,

还有就是即将面临的离别。


喜欢王正豪一年多了,

也许时间不止这么短,

立辉的内心一直很不安。


小A说,错了性别不错爱,

呵呵,赵立辉真的真的不想爱。

谁说爱的不错就不累的。

赵立辉觉得自己的心其实一直在流浪。


冲突发生在间操的时候,

说实话,一班和三班离得真的不远。

王正豪又一次让赵立辉帮他去买水,

理由是,这么热的天,齐瑞欣会渴。


也许是天气太热,让人心慌,

也许是赵立辉大姨夫来了,

总之,今天的他并不想帮王正豪了。


“人家渴了和你有什么关系,说实话,她已经有男朋友了,我以为你记得。”

『那有什么关系,结婚的都能离婚,更何况还是处对象呢。』

“她和安特已经要去一个学校了,人家俩感情那么好,你以为就凭你,插足的进去么?”

『呵呵,这你就不用管了,你懂不懂什么叫做男闺蜜。你就说你去不去吧。』

“你想去就自己去吧,我累了。”


赵立辉,垂头丧气的回了班级。

陈远航就在门口等他。

[怎么了,刚才看到你俩好像不太对劲?]

“呵呵,你说呢,还是齐瑞欣。”

[这么说,他还是不死心咯?]

“他是个固执的人。”


中午放学的时候,王正豪看了看赵立辉,

自己一个人扭头走了。

赵立辉看着他的背影张了张嘴,什么也没说出来。

那一刻,他觉得自己就是一个笑话。


陈远航来一班找他们的时候,

只看见一个赵立辉,

说真的,他并不诧异。

王正豪是什么脾气,这么多年,早就习惯了。


其实陈远航一直很不解,

赵立辉是不是有一颗抖m的心,

总是这么包容王正豪这个教科书版标准的傲娇。


一下午,王正豪在座位上甚至没有回过头来看赵立辉一眼。

但是赵立辉知道,有一道视线一直凝视在自己的脸上。

那个小白痴,以为用镜子往后偷偷瞄别人,会不让人发现么。


晚上,赵立辉还是叫住了王正豪。

“一起走吧。”

『哼』傲娇脸,手脚却像被孙猴子施展了定身术一样一动不动的杵在门口。

“唉,也就我了”赵立辉叹了口气,拽着王正豪的小臂走了出去,话语的尾音意味不明。


【趁你还在】

——————————————————————————

嗯,最终还是败给了自己的惰性。。

其实最近挺忙的【我承认这都是借口】

在学混音,还在玩剑三,社团还有各种莫名其妙的事都甩给我了。这帮甩锅族。

但是我还是战胜了自己,把应该周三更新的小破文挪到周五了。

本来订好的单恋be好像莫名其妙得要花好月圆了似的。【不可能】

老衲说的对,应该有大纲(*/ω\*)可是我懒。

而且就是不喜欢走寻常路。。
就这样吧。。反正也没什么人看~

爱你们的阿草~